Hi,欢迎光临:佛商网

佛教文化的价值观——青海师范大学

本文关键词: 来源:禅茶网chancha.net


『 2011年11月7日下午 』

顶礼句:

大悲摄受具诤浊世刹,尔后发下五百广大愿,

赞如白莲闻名不退转,恭敬顶礼本师大悲尊。

今天能有机会与青海师范大学的各位老师与同学一起共同学习研讨,我感到非常高兴!

高兴的第一个原因是:青海师范大学,曾是泽丹夏忠尊者等诸位前辈大德倾注关爱精心培育、扶持的学校,加之该校诸位老师兢兢业业、孜孜不倦地教书育人,目前已经取得了可喜的丰硕成果。时至今日,该校已经成为藏族民众心中具有良好口碑与声望、综合实力极强的大学。

高兴的第二个原因是:我们这些身着佛陀袈裟的出家人,能融入这样的校园中,与各位同学一起促膝互动,平等交流“佛教文化的价值观”这一课题,的确令人欣喜。

我今天的发言主要包括以下三个内容:我的感受、佛教的价值以及我的希望。

一、我的感受

目前的现状已经告诉我们,藏族知识分子群体,也即受过大学以上教育的老师与学生们,都应该重视佛教与文化这两大主题。

1、传承藏文化势在必行

首先,我们藏族的语言与文化,在某些程度上,正面临着日益衰败的局面,想必在座诸位心里都很清楚。如今藏族人的群居区域,主要分布在一个自治区、十个自治州与两个自治县。具体为:西藏藏族自治区,青海省的海南、海北、玉树等六个自治州,甘肃省的甘南藏族自治州,四川的阿坝藏族自治州与甘孜藏族自治州,云南的迪庆藏族自治州等十个自治州,以及甘肃的武威天祝自治县与四川的木里藏族自治县。这些地方,被统称为藏族集聚地。

但遗憾的是,这些地区不懂藏文与藏语的人,却为数众多。按理来说,无论是藏族自治县也好,自治州也好,还是自治区也好,用藏文来完成日常事务,用藏语来沟通交流,是理所当然、天经地义的。但在目前的一个自治区,十个自治州与两个自治县中,包括政府工作人员、学校老师以及各个行业的从业人员在内,能运用我们自己的母语来工作、学习、生活的人,实在是少之又少。

不仅如此,你们也很清楚,在很多藏族聚集地,藏文与藏语也在逐渐被人们遗忘,并大有退出历史舞台之态势。

以这个地方为例,此处虽与宗喀巴大师的故乡——塔尔寺毗邻,但据说这一带的人都只会说汉语,而不会说藏语。昨天一位出租司机就告诉我:“塔尔寺的有些僧人,虽然念经发的是藏音,却根本不知道自己所念内容的意义。寺院附近的藏民,也都不会说藏语。”

与之相仿,我们甘孜藏族自治州,自古号称有“十八嘉绒部落”等众多藏族群居地。从得荣的泽让顿珠撰写的历史看来,这十八部落的领地,大多遍布于如今超过甘孜州十多个县的区域。但现在逐一观察,有些地方已经完全汉化,有些地方除了还保留着熏烧桑烟、供洒龙达等少许藏族风俗外,藏族的文化,特别是藏语言,大多已经从基础上彻底退化。

作为藏民族的子孙后代,我们将来的命运与前途,实在令人堪忧。如何才能寻找到一个万全之策,是每个人都应该深思的课题。

我不得不担心:再过十年、一百年或者两百年,恐怕我们藏民族所在的很多地方,就会流传着这样的说法:“这个地方曾是藏族人的聚居地,如今已经是其他民族的生活区了……”这种忧虑并不是空穴来风,而是可能性极大。

事实上,作为宗喀巴大师故乡的原住居民们,已经退化成了不懂藏语的人,这又怎能不让人哀伤、遗憾?随着历史演变等因素的影响,这一趋势大有越演越烈之势。

像清朝,曾是一个横跨200多年之久的朝代,当时的统治阶层,掌控了从公元1636年,直至辛亥革命之间的国家大权。整个大清王朝,都是由满族人执政。当时的政府公文,也全部用满文撰写。

但在辛亥革命之后,政权又回归到汉族人手中。在辛亥革命爆发的1911年,孙中山建立了新的政权,至今(2011年)已整整有100年的历史了。在这100年间,众多清朝的王权统治者,包括顺治、雍正、康熙等皇帝统领的所有王朝沿袭下来的满族文化,也从根基上彻底坍塌。尽管当时的政务公文与文化领域等,一律弃用汉文与蒙文,而唯独使用满文,却仍然无法阻挡满文彻底走向衰落的结局。

如今,黑龙江省文史部门,保存了大量的满文文档,却找不到可以看懂其中内容的人。据2009年一项调查报告显示:目前认识满文的,仅有几个七老八十的老年人。这一现状,已经是全球公认的事实。

满族人口数量有1000万之多,远远超过了藏族人口数量。但他们的语言文化,却仍然会遭到近乎灭顶之灾的变异。所以,希望在座各位都能独自静下来好好想想:再过100年之后,我们藏族的语言文字,还能像现在这样完好如初吗?

如今存在着一个奇怪的现象:虽然在藏族地区生活工作的汉族人不计其数,但他们却丝毫没有藏化的迹象。以我所在的地方喇荣五明佛学院为例,在喇荣修学藏传佛教长达二十多年以上的汉族僧尼与居士不在少数,但其中却没有一个人变得只懂藏语,而不懂汉语。而在汉族地区学习的藏族大学生,或仅仅在内地城市工作五六年的藏族人,却在回到家乡之后,变得完全不会说藏语,或即使会说一点点藏语,也是不伦不类、半藏半汉、语言混杂的非标准口语,根本不会说一口标准流利的藏语了!

在我看来,在座的大多数师生,都应为本民族文化地位的流失,承担一份责任。这的确是值得我们深思的一桩大事!

如今很多存留于世的满清文档,也因为缺乏认识满文的人而一直藏在“深闺”。最近,日本一个研究中心在研究现存的大量清朝文档时,需要将这些文稿翻译成其他文字,但据他们说:即使100个人一起翻译100年,也不可能完成这桩浩大的工程。

试想,如果按照藏文化目前的发展趋势进一步演化下去,我担心恐怕有一天我们的《甘珠尔》与《丹珠尔》等珍贵文化宝藏,也会因语言不通的障碍而沉睡在史料库中,最后不得不求助于美国、日本等国家的救援。

在座的大多数,是师范学校的学生,你们将来都会成为学校的老师。在老师的队伍中,既有令人终身难忘的出类拔萃者,也混杂着不少误人子弟的败类——不仅将学生引入歧途,自己也没有一点点世间的人伦道德、知识学问,更不要说出世间的种种功德品行,只是装腔作势地欺骗学生而已。

今年夏天,我偷偷去了一趟我们当地的学校。为了不被人认出,我用披单蒙着头,所以别人也毫无戒备。尽管那天是星期五,但所有老师闲散地呆在草地上,一边喝着啤酒,一边打着牌。所有学生则留在教室里,其中有一些正坐着抽烟。全体师生们就是这样打发着时光,消耗着生命。他们的言行举止,真是让人打心底里感到失望!
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,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。
分享到:
|  2017-01-06发布  |   次关注    收藏